时尚头条网LADYMAX|时尚影响力媒体-专注报道商业时尚和街拍

时尚博主年收入千万的背后

来源:时尚头条网责任编辑:Eilly时间:2016年01月13日 10:10
分享

时尚博主年收入千万的背后

时尚博主章凝(Margaret Zhang),因“无聊”在16岁开通了个人博客Shine by Three,集时尚博主、摄影师、造型师于一身,去年火遍全球时尚圈。她不断跟粉丝分享饮食、旅行、时装周等的精彩瞬间,成为时尚杂志编辑也要常常参考的重要范本。

 

如今,越来越多时尚博主成为品牌代言人,他们大部分收入都来源于与时尚品牌合作进行市场营销活动。这些收入可以让顶尖的时尚博主一年可以赚得100万至300万美元。而据时尚头条网去年的统计,主要基于微信公众号平台的国内时尚博主年收入超百万的至少超过6位。

 

对于跟时尚博主的合作,欧莱雅全球化妆品副总裁Yann Joffredo告诉媒体表示:“虽然与传统时尚杂志的关系也非常紧密,但两者的方式不一样,数字化营销是公司的核心。”欧莱雅被认为是最愿意花钱在时尚博主业务的公司。

 

时尚博主推广价格水涨船高      

 

在国外,与品牌进行年度合作可以让顶尖时尚博主轻易赚得百万美元酬金,但每年的续约合同的价格越来越高。例如Kristina Bazan,她拥有220万Instagram粉丝,在时尚业内脱颖而出,据称10月与欧莱雅签订的合同金额达到七位数。

 

从顶级时尚博主处购买一条Instagram广告内容可能会花费5000美元至25000美元不等,相比一年半以前的价格高出五倍。对于品牌而言,向Kylie Jenner购买一条Instagram图片广告得付出10万至30万美金。

 

对于国内市场来说趋势也是相同,国内时尚博主在微信公众号为各大奢侈品牌推广产品,收入来源包括广告、品牌合作、销售分成和出场费用。一些时尚博主的收费持续攀升,几年前仅5000元的出场费现在最少在3万到5万元。顶级时尚博主甚至可以向高端品牌活动,比如全球旗舰店的开业要求将近10万元的费用。

 

时尚博主年收入千万的背后

 

微信公众号自媒体时代来临,各类公众号成为用户获取各类信息的重要渠道。其中,时尚类公众号成为最受欢迎的类别,高人气的时尚类公众号背后的商业价值也逐渐浮现。针对时尚博主价格不断攀高的趋势,有业界人士表示这个现象很正常,因为传统的时尚杂志媒体影响力日益下滑,更多的奢侈时尚品牌的预算分给了有个性有粉丝号召力的时尚博主。根据时尚头条网的统计分析报告,国内20%的时尚博主获得了80%的广告收入,但80%时尚博主收入仍处低水平状态。

 

微信也许是正当红的中国社交媒体平台,但尽管Instagram在中国大陆被屏蔽,但无数时尚Instagram账号依然发挥这强劲的影响力。一些中国明星博主和模特的账号,他们拥有庞大的粉丝数,时尚势力不可低估。

 

时尚博主背后的推手

 

为了夺取利益和业务的顺畅,相应的经纪公关管理公司像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他们打造出时尚行业生态系统,负责帮助品牌筛选在社交媒体上有影响力的人,在国内上的平台主要是新浪微博和微信公众平台,而国外主要是在Instagram平台。

 

经纪公司的工作是负责在时尚博主和品牌之间搭起沟通桥梁,并促成双方的交易,同时为重要的社交媒体时尚达人带来更高额的年收入,在国内大大小小的提供这类服务的公关经纪公司不下50家,主要集中在北京和上海等地。

 

不过也有业界质疑是经纪公司没节制过度商业化推高了价格,Digital Brand Architects (DBA)联合创始人Raina Penchansky表示:“我们不能认为社交媒体时尚博主的收费帮品牌做推广是一件坏事,时尚博主参与的社交空间是平等的。什么时候平等成为坏事了?”

 

时尚博主经纪业务利润丰厚,拥有五年行业经验的DBA正在逐步抛弃为品牌提供公关和数字化营销策略服务的业务,将让公司30名员工的工作集中在时尚博主管理业务方面。

 

Penchansky说道,“当初所有人嘲笑我们,所有人都告诉我们,我们太疯狂了。人们都说,没有品牌会给时尚博主钱。”DBA完全跟随商业的走向运作,有消息预计公司拥已有130名达人资源,今年收入将达5000万美元。

 

时尚博主年收入千万的背后

 

Rabinovitz和Penchansky拒绝对公司具体的盈利对象进行评论,但旗下达人包括Song of Style的Aimee Song,The Chriselle Factor的Chriselle Lim,Ann Street工作室的Jamie Beck,Pink Peonies的Rachel Parcell,Gal Meets Glam的Julia Engel ,Bag Snobs 的Tina Craig 和Kelly Cook,Barefoot Blonde的Amber Fillerup Clark,以及Peace Love Shea的Shea Marie。有传闻称,所有在名单上的人今年收入都在100万美元至300万美元之间。Song, Engel 和Marie拒绝透露具体收入。

 

Song拥有310万Instagram粉丝,是整个名单中粉丝最多的一位。而Clark, Shea, Engel, Parcell和Lim的粉丝数都在575,000到110万之间。

 

为了进一步联合博主与时尚品牌合作,DBA今年早前引入一款工具产品Digital Brand Products,专门致力于开发实体销售产品。目前,十几个客户将在今年推出这些产品。他们的产品范围从调料、酱汁到美妆产品和全系列的成衣产品等。

 

时尚博主的诚信危机

 

现在成为时尚博主的门槛越来越低,国内来自不同的年龄层,不同地域,拥有不同兴趣,不同的城市中年轻人正在数字领域的淘金热似乎永无止境,永远有新的时尚博主涌入,网红在去年年底成为最热门的词汇之一。

 

最初,时尚博主被批评称他们并不是专业记者。当时尚博主编辑诚信出现问题时,美国联邦毛衣委员会推出一系列准则,要求内容创作者必须标注内容是否是赞助或广告贴。去年6月,FTC对这些要求进行更新,要求时尚博主披露更多赞助内容的细节。例如,由品牌赞助的赛事必须进行说明,而赞助视频的开头必须设有免责声明。

 

另外还有一种对时尚博主警醒的声音。粉丝越多,合作费用则越贵,这是国内业界对时尚博主的定价标准。但是推广是否符合博主的身份以及内容品味来说却没有人会在意。国外媒体Refinery29发表文章,分析时装博客打入主流社会后将带来烦忧,警醒走过十年的时装博客离死亡还远,但面临着一场中年危机。

 

广告和内容不分的现象在国内时尚博主中也非常普遍,大多数的奢侈时尚品牌并喜欢投放纯粹的广告,而是指定时尚博主撰写所谓的软文,几乎没有时尚博主愿意在内容上标示广告或免责声明,一直有严格标注的只有微信公众号名称叫石榴婆报告和黎贝卡的异想世界的两个时尚博主。

 

有人也许会质疑,这些花费在博主身上的金钱是否值得,品牌必须看到明确的投资回报关系,否则他们不会继续花钱。因为越来越多品牌希望直接将他们的营销信息传达到消费者身上,品牌的社交媒体广告预算也在增加,无论在微信公众号或其他渠道,时尚博主已经成为社交媒体组合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不过国内对时尚博主的效果评估还是处于混乱状态,由于时尚博主的粉丝数是不公开的,现在的文章的阅读数和点赞数成为品牌评估效果的标准,如果是硬性广告阅读数肯定没那么高,所以业界都知道发生什么事,但长此下去,这肯定让受众和品牌对时尚博主的信任度产生质疑。

 

而在国外,纽约社交媒体分析公司D’Marie集团推出一个名为D’Marie的APP用于测评模特,时尚博主,运动明星和其他人在社交媒体上的影响力指数。时尚品牌或投资者可以使用这个APP按条件找到符合品牌影响力指数的时尚博主或合作对象。

 

该APP用于减低品牌广告投放面对时尚博主价格水涨船高的投资风险,保证品牌投放与时尚博主谈判合作条件的合理性。

 

时尚博主的方向

 

据报道,Pink Peonies的Parcell在2014年假日季期间帮助nordstrom.com带来了100万美元销量。Parcell表示,她非常自豪能与Nordstrom拥有成功的合作关系。

 

购物搜索引擎ShopStyle旗下的红人和博主联盟网络ShopStyle Collective,12月营业额在博主的带动下同比增长315%。根据相关消息人士透露,这些内容制造商当月创造营业额为800万美元,消费者最感兴趣的购物品牌包括Burberry,Ugg Australia, Donna Karan, Jeffrey Campbell 和Club Monaco。80%营业额来自该网络联盟排名前100的博主。

 

去年7月到8月期间,Neiman Marcus 与9位博主合作推动在线和实体销售。他们在城中举办了一系列店内活动,产生147000个社交评论。在与万圣节相关的合作期间,Hello Fashion 博主Christine Andrew的点赞数实现107%增长,Neiman Marcus的Instagram页面评论数增长465%。

 

除了品牌、产品和零售合作关系的发展,联盟营销的安排也是时尚博主重要的收入渠道。通过像ShopStyle Collective和RewardStyle的公司,时尚博主的每次将读者引流到零售商或品牌网站都会收取一定费用。这听起来并不会太多,但小数目往往会积少成多:顶级的博主每月可借此赚取六位数酬金,而Forrester Research 预计支出在联盟营销的金额今年将达到45亿美元。

 

这远不仅是时尚博主的唯一收入方式。

 

Blonde Salad的Chiara Ferragni 是时尚博客女王,短短几年内积攒了520万Instagram粉丝。Ferragni通过个人网站、外形和与品牌的合作在2015年获得了约250万美元的可观收入,然而零售商有意将其网站转变成为一个时尚品牌。

 

这位博主出生于意大利,几年前开始开发产品,扩张其Blonde Salad品牌,目前下设价值数百万美元的鞋履公司。Chiara Ferragni、Theblondesalad.com和Chiara Ferragni Collection集团总经理Alessio Sanzogni告诉WWD称,2015年,公司利润达到将近1000万美元,大约750万美元来自于鞋履的业绩。

 

Sanzogni在加入Ferragni之前,曾在Louis Vuitton工作近6年,过去两年内,曾与Ferragni紧密合作扩张The Blonde Salad 网站的鞋履业务,似乎颇见成效。

 

福布斯杂志最近出版的一份调查显示,千禧一代中只有1%的人说大量的广告会使他们更信任一个品牌,但是超过33%的受访者表示购买商品之前受到了知名时尚博主的影响,与之相比,只有少于3%的受访者认为受到了书籍,杂志和新闻的影响。

 

当时尚产业考虑到时尚博主的利益,并意识到这些和传统时尚杂志、报纸广告和软文做法不同,并发现了巨大的推广商机,因此奢侈时尚品牌业改变了传播思路,时尚博主产业在未来将被持续看好。

 

然而,时尚博主的产业也是一个复杂的努力过程。时装业似乎正在寻求一个转变,这需要博主和品牌之间一个高度的真实性。根据有关时尚博主透露,读者们能足够敏锐地了解,一位博主是纯粹为了赚钱而推销一个品牌,还是真正喜欢他们品牌或产品。



更多欧莱雅   时尚博主   MargaretZhang   的资讯
Gigi Hadid 登 W Korea 杂志封面

上市公司时尚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