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头条网LADYMAX|时尚影响力媒体-专注报道商业时尚和街拍

时装都快被社交媒体和新媒体玩坏了

来源:LADYMAX时尚网责任编辑:Eilly时间:2014年09月05日 15:13
分享

LADYMAX时尚网独家报道:新媒体的崛起,让传统的时尚媒体杂志黯然失色,那么跟时尚杂志荣生与共的时装呢,它的未来在那里? 未来在新媒体,在社交媒体上吗?时尚杂志《Gentelwoman》的主编Penny Martin称,《Gentelwoman》是一本将华丽 、务实、摩登与温度有机结合的时装杂志。Penny Martin与BoF独家阐述这本杂志的DNA,将告诉我们为什么时装的未来并不在社交媒体。

 

时装都快被社交媒体和新媒体玩坏了
《Gentelwoman》总编辑Penny Martin

 

《Gentelwoman》总编辑Penny Martin身上带有一股浓浓的英国伦敦学院气息。她曾是伦敦艺术大学的时尚影像的一把交椅,多潜心攻读哲学博士学位(她未完成的毕业论文课题是关于英国Vogue杂志和1980年代撒切尔主义)。“你能描述一下吗?”在访谈过程中这个问题她问了好几次,充分彰显了她的深思熟虑。

 

在充满炒作和夸张化的时尚传媒世界,Martin没有轻率地描述她在《Gentelwoman》做了什么。据了解,《Gentelwoman》是作为Gert Jonkers 和 Jop van Bennekom’s Fantastic Man的一年两刊的姊妹读物出版。

 

“当时,我们觉得缺乏有智慧的观点,觉得时尚杂志并没有真正满足读者的需要。”我猜你会说现在有很多像我们的杂志。但我们刚起步的时候,许多杂志要么图片上独特,要么文字优美,很少能把两者协调好。我认为这相当不容易——去制作一本有说服力的照片和平面设计配合深度报道和个性化的杂志。

 

Martin第一次和Jonkers、Van Bennekom以及艺术总监Veronica Ditting探讨《Gentelwoman》雏形时,这个团队仅仅有三份表。“就像叫我们四个去看它们——一个Town的封面、一份包豪斯的文章和一个奇怪的古玩。我们已不需再说什么。”

 

Martin和她的团队开始构想杂志能带给人们什么:“我们首先建立大众化的审美观,要有现代感。你可能会说Céline已经那样做了。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我们发行的同时(《Gentelwoman》的第一个封面女郎是 Phoebe Philo)第一个系列也到达了他们(Céline)的店铺。”

 

时装都快被社交媒体和新媒体玩坏了

 

“很大程度上,我们也对易于穿着的基本款很感兴趣,有五年多的时间Fantastic Man以此为己长,服装本身的魅力大于引领时尚的服装。在开始的一到三年,我们极力探寻‘品味’,计划作为我们的定位。”但如果非要从早期发行的《Gentelwoman》挑刺的话(杂志迄今已发行9期),可能会是其霸道的高品味令人窒息,那时候杂志没有改善办法 “允许一丝浮华进入。”如Martin所说,“在最新三期杂志里,我们已经开始建立时尚板块使整本杂志更有连贯性。一点点题外话:也许我们已经稍稍有活力,也更性感了。”加入《Gentelwoman》之前,Martin从未当编辑过杂志,尽管2001年到2008年期间,她曾是Nick Knight的先锋时尚网站Showstudio的总编辑。

 

发展杂志的视觉感受性的契机在于艺术总监Jonathan Kaye。“我想Jonathan Kaye最擅长的是提供解决方案——你不能相信这么吸引人但又实际的东西你以前从未想过。就像一个不知如何选择的女士,他就像一个闺蜜说‘好的,冷静,一件运动衫配二手裤子加上小跟高跟鞋就好啦。’不过当然不是随便一件衣服或裤子,他十分挑剔,但能令你最后的形象没有任何不满和不适。我认为对聪明女人来说,服装是最低调去诠释成熟的方式。上一秋季,他把七分袖长裙、短靴搭配绒毛套头衫。他会说‘看,就这三件单品就可以了。’我十分喜欢这种具有方向性的舒适搭配。”

 

这种时尚实用的观点在《Gentelwoman》的编辑过程中得到体现,Martin说,我们是以女士为考虑出发点而非衣服。“我希望《Gentelwoman》告诉你的是时尚女人的生活,从她们是如何品尝美酒、跳舞、驾驶和如何签署她们的信,或怎样优雅地离婚。我们确保杂志不只是表现女士的情色作为吸引点。而是把女人置于物质世界。这个把握的尺度很重要。”

 

封面明星从身穿桃红色丝绸上衣、戴Terry Richardson的黑框眼镜的88岁演员Angela Lansbury,到神情平静,化Dior裸妆的巨星Beyoncé。同时,《Gentelwoman》在内页也描述了他们行业之最,范围非常广泛,包括园艺大师、企业家、小说家、艺术家和新闻节目主持人。

 

就像许多女性杂志的编辑一样,Martin经常被问及她的出版物的女权主义立场。“当人们问及我政治或女权主义,我会说这些都不是杂志涉及的领域,杂志是被告知的一方。这是一本女权主义杂志吗?好吧,这是一本由提倡男女平等的人所创办的杂志,所以你们怎么想呢?但我不想让这些价值观和准则流行,因为我不想唯美化它们从而毁了杂志,我也不想把它们归类为非主流的领域。要不就一起假设我们都同意同工同酬、儿童保育,一起动手吧。”

 

时装都快被社交媒体和新媒体玩坏了

 

《Gentelwoman》杂志的办公室位于Bloomsbury区,大英博物馆拐角处的一幢维多利亚式连体别墅,它拥有一个极具文学气息的邻居(Martin在伦敦西区 Ealing一个比较安静的区域有一间家庭办公室)。团队有大概5个骨干成员,在发展过程中升至10人,其中不包括附属的泛网络贡献值。Martin说较少核心成员也有好处,“我们人数不多,因此能果断下决定并迅速执行。我们不需要开展小组讨论——你能看见别人眼里的兴奋或平静——与他们反复讨论理念。”

 

“那段时间我们十分振奋,晚上9点我们又开了另一瓶红酒直到第二天,那时在那样有挑战性的环境下我们依然雄心勃勃。有人觉得,杂志已经发行到第十期,也许会感觉轻松点和愿意咨询,但这里的环境并不是那样。我工作很长时间,我对私人空间和工作空间没有太多界定,坦白来说,如果有这样的机会我愿意视我所做的成为习惯。”Martin这样说。

 

尽管团队不大, 《Gentelwoman》已经获得了一个独立的头衔和尊重。“当我们初次发行像Fantastic Man那样多的数量时,我们会有点过于自大,2010年当时发行量有72000本,他们那时的封面人物是Ewan McGregor,是一份重量级杂志。”Martin说,“我们十分幸运,当时杂志在短时间内就卖光了。”

 

Beyoncé做封面人物的那期《Gentelwoman》印了98000份,售罄后又被多次要求追加印刷。“我知道我们的售罄令人惊喜,同类杂志只能卖掉他们发行的三分之一。这种事时有发生。但是我们不确信这一定是我们的资源的最佳配置,也许我们在其他事情也可以大有作为。”

 

“其他事情”包括最近呈现公众的Gentlewoman俱乐部,在此俱乐部读者可以和编辑互动交流,这也是杂志品牌延伸到实际活动的体现。“我们开始发展我们的门户网站来作为真实生活中发生的事情,而不是只能写留言板和点赞的虚拟社区。我对那不太感兴趣,我认为虚拟社区的时代即将结束。对我自己而言,未来一定是实况交流和真实对话,技术在真实的地方进行交流,而不是像过去那样看着不知名的表演。”(文/王大可)

 

爆料或申请报道请联系LADYMAX时尚网编辑部:LADYMAX1@126.com

 

版权声明:本文为LADYMAX时尚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但请注明来源及作者,否则一经发现,必将追究 !



更多PennyMartin   Gentelwoman   的资讯
Jimmy Choo 2017早秋系列广告大片

上市公司时尚品牌